LOADING NOW

最新消息

OUR NEWS

2019-12-26

|

商品訊息公告

Swisscables Reference 全套搭- 說不出來,優雅又豐富的音樂性

U-Audio 音響共和國

文‧戴天楷  圖‧郭振榮

我比誰都能來評說Swisscables的線,因為我自己就是用家。

我其實最不適合評說Swisscables的線,因為我本身就是用家。

真的很兩難,不是?

就在今年初,我聽了Swisscables的兩條電源線,一條是入門款Evolution,一條是進階款Reference。聽完之後,我就決定買下Reference,一個朋友則打電話給我,問我Swisscables是不是真的像我寫得那樣好,我當下只告訴他:「你不會失望的。」後來,他買了一條Evolution,回頭傳訊息給我:「就跟你文章裡寫的一樣,真不錯聽。」他的話讓我鬆一口氣:還好,招牌沒砸了。

對聲音好壞的評判,是非常主觀的事。我喜歡的,不一定是你喜歡的,我重視的,不一定你也認為重要。但是,如果我能把所聽見的聲音個性說得讓你能以想像,這篇所謂的「評論」,就達成了溝通的效果了。我輩評論員有什麼資格去點評人家的產品?我比那些製造商、工程師更厲害嗎?當然不,若是如此,我早就去創品牌、賣東西了,還在這裡成天陪鍵盤起落、與電腦一起變老?那我們會的是什麼?我們所謂的評論,要說的是什麼?

我們的經驗,我們的感動,我們的快樂,我們的故事。
 

 

 

這才該是所謂的「音響評論」該有的內容,也是我輩評論員應該扮演的角色—那個器材使用的先行者,用筆,說著那段他試用器材的時光中所有美好的事。這是我的信念。如果你聽了我的故事,受到感動,也願意跟著我去當勇者,摘下這把劍,在家裡寫一段屬於自己的勇鬥惡龍的故事,就跟我那個朋友一樣,那麼,我就盡到自己的本分了。

現在,我又要來跟你講故事了。

我不跟你講太多技術的事,想知道Swisscables怎麼做線的,那些線有什麼道理,你可以去讀「堅持採用天然材料—Swisscables產品發表會」,以及「妙不可言的輕鬆感—Swisscables Evolution電源線」,與「阿爾卑斯森林的呼喚—Swisscables Reference Plus訊號線」這三篇報導,綜合這三篇的內容,你就懂得Swisscables的技術了。我就算再說一次,也脫不開這些,因為原廠就只告訴我們這麼多,連在慕尼黑音響展攤位上遇到Suter夫婦,他們也不願意透露更多密技,那些眉眉角角是他們的Know how,是他們的資產。所以,就饒了我吧。

 

 

採用自家訂製電源插頭

不過,就像前面說的,我可以跟你聊聊「體驗」。Swisscables的線材外面都套上黑色的尼龍編織網,看起來十分低調。端子和插頭則都講究。他們的電源線都用上自家訂製的專屬插頭,上面刻有Swisscables字樣。電源插頭以其比Hubbell、Wattgate還大體積來看,重量一點不重,甚至還更輕,插pin咬合的力道也不像一般的hospital grade或audio grade的插頭來的緊,拔插容易,但也不致鬆脫。這有意思,這種插頭的設計在Hi End線材裡不多見,有的廠家還強調是金屬外殼、夾力如何等,Swisscables的插頭就跟它的線身一樣低調,但你覺得感覺得出,那是獨特的設計,而且一切自有他們的理由。
 

 

大量採用天然材質

在Reference訊號線上用的XLR端子就比較豪華了,在端子金屬部位與線身交接處,加上了一段原木外殼,這是Swisscables其中一個理念的實踐,他們大量採用天然材料,而木頭本身具有阻尼和避震的作用,而且不感磁。我不去解釋這些所觀察到的事物之間的因果關係,如果要說,應該由原廠來解釋,而不是我。這訊號線看起來很粗,拿在手上卻很輕。倘若換成別家這麼粗的線,肯定比它重。柔軟的線身相當容易彎曲,但原廠特別提醒,因為內部運用了空氣避震,使用時不可過份曲折線材。我記得這話,擺位時,刻意把器材靠近一些,讓這1米線可以自然伸展地從DAC接到擴大機。

 

 

Reference喇叭線同樣是又輕又軟,所謂的輕和軟不是絕對的概念,當你接觸線材多了,看到這種外徑的線材,心裡多半會有一些估算有一定的硬度和重量,但拿起Swisscables的Reference喇叭線,你就會驚訝怎麼跟你想的不一樣。喇叭端子用是WBT 0610 Cu,而在喇叭兩端的分線環則一樣用上原木,而分線出來的那一段,摸起來則略帶硬度,不是披覆造成的,而是導體本身的,那種曲折後會定型的硬度,這單芯線才有的特性,透露出喇叭線的結構。(這不是我猜的,是老闆娘Barbara Suter告訴我的。)

 

 

 

好棒的空氣感,音樂宛若現場

上次試聽,我只用上一條Reference電源線,就心折買單了。當初我評論時的表述,完全可以應用到這裡來,而且,我覺得所有的特性都還要更放大。當整個系統都用上Swisscables Reference的線材後,帶來的第一個效果就是張三丰傳授張無忌太極拳時的提示一樣:忘了。我完全忘了線材的存在,甚至,要忘了音響系統的存在。聲音自然、開放又流暢,我和音樂之間,似乎不存在其他的間隔,只有音樂,只有流動的空氣,推送著音符。音樂不是平面的,而是一個空間,把我納入其中。打個比方,在接上Swisscables前,音樂畫面好像是在電視上看星空,或許電視螢幕大、解析度高,但那樣的星空中就有距離;接上Swisscables之後,我好像進到天文台的星空劇場一樣,星星就在天上,仰起頭來,就好像身處曠野,看見有方位的、有包圍感的星空。
 

 

例如,播放Etta Cameron演唱的「What a Wonderful World」時,在Etta開始唱歌前,有一段將近兩分半鐘的序奏。聽那配著弱音器的小號唱著,紛陳如雪片的打擊樂佈滿眼前,那個畫面感真是好。什麼叫做「流動的空氣,推送著音符」,這段序奏就能說明一切。當我取下任何一條線,那空氣感、氛圍感就折扣一點。先取下喇叭線,我皺了眉;再取下訊號線,我抿起唇;當我再把電源線都換下,我就知道中了毒了。當我逆向地再把線材一組一組接回去,每一輪換線,都叫我心頭歡喜一次,直到全套線材都接上,我這才像迷了路的孩子找著爸媽一般—矢言不再亂跑,一定牽好你的手。

我這樣強調他的空氣感,聲音會不會密度不夠呢?不會,一點也不。Etta的歌聲圓融而美好,形體清楚,輪廓明確。她的嗓音低沈卻不單調,唱腔多變卻沈穩,每一個轉音都充滿即興的詩意,拉長的尾音,帶著一點鼻腔共鳴。我說的這些,在我接上Swisscables Reference之前,都聽的見,但是,現在卻聽起來更自然,就像現場演唱一樣真實。聽小號和薩克斯風的吐息,那種空氣推擠金屬管壁的粗糙質感鮮明無比,貝斯撥奏的顆粒龐大飽滿,打擊樂的定位清楚,畫面卻又不那樣銳利,你很清楚所有樂器的質感、輪廓、形體、定位,但沒有一個是刻畫逼人的,聲音聽起來全無緊張感。這,就是自然,這,就是Swisscables。

 

 

如果換上大編制的管弦樂,那舞台感更引人入勝。例如聽卡拉揚指揮柏林愛樂的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(1962年版),第四樂章開頭那急促的瘋狂樂句,雜揉著焦躁和不和諧,強有力的出現,然後交由低音弦樂奏出應對的樂句。卡拉揚強悍又快速地切入,比起其他指揮,他的手法更加激情又強烈,相對於前一個樂章的內省和沈溺,拉出一個強烈的對比。樂團和低音弦樂間在兩輪的對話後,帶出了對前三個樂章開頭主題暗示性的回顧,經過探索,總結的答案歸於後面的「歡樂頌」。人生不該停留在搏鬥的階段,不該一直訴諸狂熱,也不能僅止於自我沈溺的寧靜,人類追尋和平的結果,帶來的是無邊的歡樂。這是貝多芬的人生哲學,全都在貝多芬第九號交響曲裡。請聽這其間的收與放,糾結的情緒都掌握在卡拉揚手下。Swisscables Reference的線材把這舞台打開了,音樂層次拉出來了,那個濃密黏稠的音塊變得層次分明。當歡樂頌的主題響起,那一片的祥和,化解了前面所有的渾沌不明與糾葛情懷。換上別的線呢?別鬧了,我聽不回去了。你不信,聽第一聲強奏,加上後面七個小節的合奏就說明一切了。

細節豐富、高度活生,卻從不毛躁

 

再一個要說的就是從上述特性衍生出來的另一特點,就是它有著非常出色的活生感。其實,單聽Etta那張專輯,就已經很有說服力了,我再舉Ahmad Jamal的1992年巴黎現場演出錄音為例井上添花一下(如果系統變好聽了,誰不想多聽一點呢?)。Ahmad Jamal這個老仙角,1930年生,50年代就紅了,直到現在都快九十歲了,還在演出。這張92年的巴黎現場很是精彩,例如第三軌「Caravan」,這首標準曲在Ahmad手上彈起來充滿新意,在主題出現之前的序奏讓人猜不透曲子的來由,只是聽見一小段充滿暗示性的樂句,Ahamd用力頓下的琴音,充滿力道,琴音堅實亮麗。當中,豐富的打擊樂,在Swisscables Reference的推波助興下,顯得格外活潑,細節豐富,空間訊息完整。鼓聲的力道有層次,聽鼓手David Bowler的鼓棒快速游移在套鼓之間,那個俐落的速度快感,真是過癮。我當下還甄試著換其他喇叭線聽,唉喲,沒聽兩下,就又換回來了。速度不是問題,頻寬不是問題,什麼三頻如何,都不是問題。活生感是很難講的事,你得聽過知道。就像你去市場買菜,菜有多新鮮,是新摘下的,還是從冰箱拿出來的存貨,你看了就知道。活生,你也得聽,聽了就知道,就知道為什麼我聽沒兩下就換回Swisscables了。

說不出來,優雅而豐富的音樂性

 

Swisscables線材還有一個特點,就是它有著溫潤舒服的質感。它雖然細節資訊豐富,雖然活潑而有生氣,卻可以聽很久也不疲憊,而且,越聽,就越興味昂然。套句俗話:他家的線富有音樂性。再用比方來說,Swisscables Reference給我的感覺(其實他們家的線都是這樣),就好像是聽一套調整得當的Linn Sondek LP12,那種說不出來,優雅而豐富的音樂性,就更能傳達藏於音樂裡的情感。例如,在播放卡拉絲演唱Umberto Giordano的歌劇「Andrea Chenier」裡的詠歎調「La mamma morta」,開頭9個小節的大提琴哀傷的吟詠,情緒逐漸堆積,卡拉絲帶著一點冷漠地唱出「La mamma morta...」,那是悲傷到極點的沈靜,母親死了,家沒了,唱到後面,情緒強烈而奔放,樂團的伴奏添附上有厚度的和聲。聽卡拉絲唱出高亢的長音,聽她用起伏的旋律征服聽眾的內心。1954年的單聲道錄音,但是一切卻仍如此美好—大提琴的質地,小提琴的輕聲顫音,低音提琴的幾聲嘆息,卡拉絲的轉音。華納這張「Pure Callas」數位化處理的好,但Swisscables Reference讓聲音更開放、更有生氣,也讓歌聲更為溫暖而圓潤。

 

 

別想拿它來調音!

Swisscables Reference給的不是強烈而鮮明的音響特性,你在它上面聽不到雄壯豐厚的低頻、濃郁飽滿的中頻、飄逸華麗的高頻,你也很難用任何他家的線來調音,想要藉此補償些什麼。至少,我覺得這沒什麼用。它給你的,卻是輕鬆的、開放的、自然的、鮮活的、溫潤的—音樂—而不是聲音。作為Reference電源線的用家,還想不想收第二組Swisscables Reference呢?

等我把線還給代理商再說吧,看我到時忍不忍得住!

 

回上頁

代理品牌

代理品牌
  • 170*60
  • 170*60
  • 170*60